上梁 – 吴桂英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余干文艺
励志语录网

四月的阳光开始有些炙热了,叶汉明挑着箩担行走在铺满泥渣的路上,不一会便觉身上有些燥热。箩担沉甸甸的,他不知道老伴在箩担里面装了些什么。

箩担盖子上面,一头装着一块喜匾,一头装着睁大眼睛四处惊恐张望的大公鸡。

老叶,你这是去贺喜外甥财生上梁吧?

从对面骑车过来的胡老师忙停下自行车与叶汉明打着招呼。

嗯。

叶汉明笑着回应胡老师,一边把扁担从左肩膀移到右肩膀去。

一边拿起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。

瞧你累得一身的汗,快坐下来歇会吧,时间还早着呢。胡老师招呼着叶汉明寻了片树荫处一块坐下。

听说财生去年养鸭赚过了一万?

胡老师一边给叶汉明递过去一根大前门,一边半信半疑地问道。

还不止哦,不瞒你胡老师说,财生对我说去年最起码赚过了一万五。

叶汉明一边用手指头比划,一边接过胡老师递过来的烟。

啧啧啧,怪不得财生一下子盖了个八榀八栈的屋,这在富湾大队可是数一数二的。胡老师竖起大拇指,羡慕的口气吐在烟雾里。

外甥财生这几年间,风里来雨里去,起早贪黑,虽说辛苦,养鸭确实赚了不少钱。去年还被县政府登报表扬为发家致富的典型,财生养鸭致富的消息登了报纸,轰动了整个大队。

提起财生的大名,远近的乡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舅舅来了,财生,快去接舅舅个箩担里哟!有眼尖的看见从圩上挑着箩担走来的舅舅,忙告诉财生。在一旁摆弄从邻居家借来桌凳的财生忙放下手中的活,飞快地迎向舅舅,从他肩膀上接过箩担。

舅舅,你来得早啊,我正寻思着一会忙完手里的活去路上接接你。财生一边对累得哼哧哼哧喘气的舅舅说,一边冲着里屋喊道:娘,舅舅来了。

在里屋做事的财生娘闻听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走出来,双手掀起围裙揩干手上的水。

哥,你来了,一路上辛苦了!快坐下歇歇。

财生娘一边热情地与哥哥打着招呼,一边喊着财生妹妹。财英,快来给你舅倒茶。

哎,来了。财英放下手中要洗的碗答应着。她拿来热水瓶,给舅舅倒上一杯茶,又招呼在一旁摆弄桌凳她新婚不久的丈夫过来陪舅舅喝茶。财生娘进里屋端来装有瓜子花生饼干等的果盘出来摆放在八仙桌上。

财生家请来的先生在另一张桌子上,铺开笔墨,在叶汉明送来的喜匾上,工工整整地写着:叶汉明恭贺外甥财生上梁大喜。又在专门登记来客的贺礼单上写着:叶汉明五十元!

哇!一旁财英暗自啧舌,舅舅出手真是大方,她包了个三十元的红包已经算是厚礼了。

新盖的房子就在财生家右边,原先是块水田。财生看中了这块地,请了风水先生来看,也说这块地好,便出了些钱给村里,买了下来盖房子。

财生领着舅舅在新房子前转悠察看,叶汉明满意地点着头,忽而又叹着气对财生道:“唉,可惜你爹走得太早了,若看到你现在的这好光景,他该是多么得意!”

可不是么?我爹操劳半生,没享过一天的福,一场大病让他说走就走了……

财生说着说着不觉鼻子有些泛酸。

黄昏时分,贺喜财生家上梁的客人差不多都到齐了,厅堂上方挂满了客人送来的喜匾,角几上两支大红蜡烛照得厅堂喜气洋洋。

请来的厨师在厨房里忙碌着,挥动着大铲子不停地翻滚锅内的菜,香气从厨房弥漫到了厅堂。

财生媳妇和财英端着一盘盘美味的菜,她们的身影轮流穿梭在厅堂。

财生忙着招呼客人们坐下,舅舅不用谦让,当仁不让地坐在上席,财生的老丈人几经拉扯假意谦让,终与叶汉明同坐上席。其余的客人分别依次坐下。

院子里挂起两只一百五十瓦的大灯泡,将漆黑的夜照得如白天一样亮。

村庄的夜空,今夜不会宁静。厅堂里闹轰轰的,划拳声、劝酒声、喝彩声等此起彼伏,经久不息,灌进村里每个人的耳朵里。财生家的大黄狗今晚也安静得出奇,蹲往屋子一角享受着财生娘端给它的美味。

酒席散罢,放映员打着饱嗝,抽着财生递过来的红塔山慢悠悠地吐着烟圈。

在一大群孩子欢喜的簇拥下,来到晒场,准备放映财生专门上县城精心挑选的当下最受欢迎的《少林寺》《木棉袈裟》及财生娘最爱看的《五女拜寿》。

偌大的放映场上,人头攒动,来自四方的乡邻用过晚饭,扛着大板凳,拖儿带女早早地来到放映场占上好位置。他们都知道,财生家庆贺上梁放的电影,肯定挑的都是最好看的。

调皮的孩子们嬉闹着,在人群里钻来钻去,惹得有些脾气不好的人不停地怒骂。

电影在热热闹闹的放映着,财生和他娘还在忙碌着。他们要忙着安排给客人们借宿在哪家、忙着统算明天请全村一家来一人的话要预备多少桌、计划着明早叫些谁帮忙打麻子果……

此起彼伏的公鸡啼叫声喊醒了宁静的村庄,窗口泛着微微亮光。财生起床时,他娘与媳妇早已在厨房生好了火,大锅里的水开始沸腾后,厨师把面条及昨夜的剩菜全部倒入大锅里,一起煮着。

尽管满大锅的卤子面,用的是昨夜客人划拳时溅满了唾沫及酒味的剩菜,大家照样吃得津津有味。他们一碗又一碗地盛着,筷子夹着一个又一个麻子果填补着他们空瘪许久的肚子。

财生夫妇把八岁的儿子小强喊到身旁吩咐道:一会抢梁果前木匠师傅用绳子放下的红绣球,你解开后抱着它飞快地跑着放到里屋箱子里去。

为什么?小强好奇地问道。他还小,不太懂得这是上梁历来的习俗。红绣球里面装有现金,祖传宝贝等,是为新盖的房子讨个吉祥如意的好彩头。

把抢的红绣球飞快的放到箱子里,你长大以后就会赚好多的钱。财生娘笑咪咪的对孙子说。

哦,小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用过早饭后,热热闹闹的“上梁”在师傅们的指挥下准备就绪了。

从“起工”开始,木匠师傅日夜忙碌着,屋子厅堂的框架在他们手上像艺术品一样诞生了。“上梁”的日子是财生诚心诚意去求先生选的黄道吉日。

在全村人的围观下,财生和几个男丁合力把系了红布涂了红漆的大梁抬进厅堂。

木匠师傅同几人从梯子爬了上去坐好后,放下粗绳让财生等人把大梁系紧,缓缓往上拉。木匠师傅们将大梁架在大厅上面用好多大钉固定好后,领头的木匠师傅便敲着铜锣响亮开始了他的喝彩声;

一个龙灯滚进来

看热闹的众亲友及村里人便齐声应道:好喔

滚到东边摇钱树:好喔

滚到一边聚宝盆:好喔

日落金子夜落银:好喔

荣华富贵万万年:好喔

木匠师傅喝罢彩,早已备好的鞭炮便“噼噼啪啪”地燃起,响声震耳欲聋。抱着孩子来看热闹的大人忙将孩子的一头靠在她胸前,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捂住孩子的另一只耳朵。

木匠师傅从楼上用绳子把红绣球缓缓地放下来,财生帮忙把绑着绳子的红绣球解开。

小强按之前的吩咐,抱着装满“宝贝”的红绣球,在众人故意起哄“我来抢哦”的笑声中,迅速的跑回里屋放进箱子里。他紧紧地护着箱子,生怕真的有人抢走了。

最高潮抢“梁果”的时候到来了。

依旧端坐在梁上的木匠师傅们把财生家准备好的几箩筐“梁果”拉了上去。听到鞭炮响后,几乎全村人都出动了,里三层外三层把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,那场面真是盛况空前。

他们手里高举着捞鱼时用的筝里,这种捞鱼的筝里几乎家家都有,此时用来“抢梁果”再好不过了。

梁上的木匠师傅们此时手上掌握着全村人的尖叫欢呼声,领头的木匠师傅的目光在兴奋的人群里扫来扫去,高声唱喏道:“嗬耶,男站东来女站西,牵起衣服兜宝贝。”

说完,大把大把的“梁果”从屋梁如雨般抛下。

“梁果”抛向哪,哪里便落下人们抢“梁果”的欢呼声。木匠师傅们喜欢捉弄人,故意把“梁果”抛向人群后面,引得大家争相退后去抢。现场抢夺声、欢叫声不断。

不一会便有人的筝里面“硕果累累”但他们依旧不懈,继续努力地抢着。

也有默默站在一角的“捡漏王”当大家都在奋力抢“梁果”时,有很多从筝里漏出的“梁果”没有方向地乱滚,滚到他脚下。

也有滚到树底下的、猪圈旁的“梁果”被眼尖的孩子发现,兴奋地捡起来擦去泥土向父母“领赏”去。

梁果:抢完后,村里人便相互分享着胜利的战果,各自欢喜散去。

有抢的少的,财生便暗自记在心里,他还留了一箩筐,等下吩咐媳妇和妹妹再送些过去。

中午的酒席摆满了院子,比昨晚多了十来桌。

昨晚酒席只是单请前来道贺的客人,今天中午的酒席除了客人们外,还得全村一家请一人。说的是一家来一个,也有好些“不自觉”的,带了孩子过来。为了避免人多无坐的尴尬,财生特意多准备了两桌。

你春花婶怎么没有来?财生娘把财生喊到一边问道:“你上她家叫了没有?”

叫了啊!财生朝院子里四下望了望,春花婶果真没有来。这个春花婶,前些日子因为财生家的鸡飞到她院子里啄坏了些菜,与财生娘辨了几句嘴。

你再去她家瞧瞧,说什么你也要把春花婶拉过来,邻里乡村的,不要因一点小事闹不愉快。

财生娘吩咐财生道。

财生走到隔壁春花婶家,正赶上春花婶端起饭正要吃。

春花婶,我今天请客,你怎么着也得给我个面子吧?财生忙抢下春花婶的碗放下把她往外拉。

春花婶讪讪的笑道:我叫了孙子去吃也是一样的。

想起上次与财生娘辨嘴的事,她觉得自己有些过份,所以放不下脸面去财生家吃饭。

春花婶,你今天无论如何也得给我个面子,我们做邻居这么多年,一直和和睦睦的,我小时候可没少吃你的东西。春花婶还要找理由推辞,早被财生拽出了门。

她哪能抵得住财生的力气,于是半推半就被财生拉到他家。

早有好些叫花子闻听到财生家上梁的消息,不失时机结伴而来,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在酒席上给财生喝彩道贺。财生人逢喜事,满面春风,给前来讨赏的叫花子一人一个“二块钱”的红包。

并把他们讨饭的碗装满美味菜肴,叫花子们开心而来,满意而去。

酒足饭饱,村里人各自纷纷散去,偌大的院子里,饭桌上一片狼藉,碗筷横七竖八,凳子东倒西歪。厅堂正席上,舅舅的一桌人还在唾沫横飞热烈地划着拳,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,说话舌头打结。

桌前围满了看热闹的人。

叶汉明连输了几拳,感觉再喝下去非醉不可,他便找个借口想溜之大吉。

早有人识破了他的计谋,刚走到门口就又被几人生拉硬拽回到了席位上,继续扯着公鸭嗓子“哥俩好啊、八匹马啊、六六顺啊、四季发财啊……”

屋子里,财生娘和财生媳妇又在忙碌着。

她们把每个客人的篮子里放些海带、藕、“梁果”以及煮熟了的提花肉。

没有不散的宴席,客人们饭后便纷纷辞行。

财生娘先是客气地挽留客人住一晚再走,尔后递上客人的篮子,相送到村口。

叶汉明打着酒嗝,挑起箩担踉踉跄跄往外走。财生娘抢着叶汉明的箩担,说他喝多了酒,非要他住一夜再回去。叶汉明惦记着家里还有好些事要忙,执意要回去。

几经拉扯,财生娘到底拗不过哥哥。见挽留不住,只有让财生挑上箩担,一起送了一程又一程。在叶汉明再三催他们回去时,财生才把箩担交还舅舅,挥手告别。

凉悠悠的风一阵阵吹来,叶汉明的酒意渐醒,脚下也觉轻松了几许。他不知道,他挑的箩担里,除了些肉菜外,还有外甥财生送的两瓶好酒以及用红纸包的一百块钱。

  • 站长企鹅
  • 打开企鹅扫一扫加我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
  • weinxin
江西余干网
打赏赞助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